平博官方网址



当前栏目:平博官方网址 > 联系我们 > > 平博官方网址 联系我们
如何评价电视剧《我的前半生》?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1-03 00:58   浏览次数:

 

几小时前电视剧开播了,大概知道是讲价值观人生观的剧,很普通,但又想知道它会如何表现以及表现出哪些方面。虽然现在二十出头,但是总有某些时刻却脑子里一下子浮现三十多岁的模样,想想就很可怕。这部剧主演又是靳东和马伊琍等人马,都是演技派,应该还不错。 刚看完两集,不得不说马的演技很到位,演出了让人神烦的感觉,结论是,女人,真的不能闲着,一定要让自己独立。期待后面的转变。

看到前几集的时候,内心还有点期待的,以为这会是一部中国版的《傲骨贤妻》。

“人到中年,丈夫出轨,孩子长大,自己必须要步入社会,寻找物质和精神的追求。”

这个剧直接变成了高端YY版的大龄女人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剧,不是老年人喜欢看霸道总裁了,而是看霸道总裁的妹子们,年龄长大了,所以这样基于传统“神逻辑”的高龄霸道总裁剧目应运而生。

身边的工作狂妹子,最后的圈子也几乎都是工作狂,即使子君和唐晶曾经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十几年的不一样的经历,保持如此密切的朋友关系,真的很难,除非唐晶本人也是个“养成爱好者”

毕竟,自己赚钱买LV的和别人送LV的妹子,很难有共同话题,哪个妹子能受得了自己辛辛苦苦加班一两周的工资买的包,别人撒个娇就得到了?

很多人吐槽8万一双的高跟鞋,其实在我看来,这些包包、这些衣服都是浮云的bug,最重要的是,我身边的年薪百万以上的人,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清闲的。

大部分的人,如果能够做到微信半小时内回复,就已经说明你在他心中很重要了。还想打电话随叫随到?呵呵,我老板的电话,我就没打通过……

所以这点看来,我小时候的著名偶像剧《流星花园》的人设就相对符合常识,“甭管怎样,我是二代,我就是可以一边无所事事一边又霸道总裁爱上你,一边不学无术一边又运筹帷幄各种帮助你”

在我小时候,还有个很好的电视剧,名字叫做《射雕英雄传》,大家喜闻乐见的谈论黄蓉和郭靖的故事,现在看来,其实就是一个颜值高、智商高的富二代,找了个绩优潜力傻小子的故事。

然后我依旧靠我的一无所有,啥也不是,但是我就是莫名其妙的靠我的一无所有拯救了霸道总裁!

所以,其实这部《我的前半生》除了一个花式的开头,最后也是这样的一模一样的套路,只是女主角从20多岁的花样少女换成了35岁的单亲妈妈。

子君依靠自己多年的买买买的存货和养育平儿的育儿经,以及和唐晶借的一笔启动天使资金,和各位来自村儿里的翠花们以及城里的Miranda们分享自己的穿衣打扮,下午茶,欧洲旅游,泰国spa的故事……

于是她苦下功夫,搞定各种供应链,建立自己的童装品牌“子”和女装品牌“君”。

故事的结尾,罗子君和贺涵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为了更好地照顾平儿,又将保姆亚琴请了回来。久而久之,贺涵发现亚琴独立自主,吃苦耐劳,不卑不亢,浑身散发着光芒。贺涵逐渐心生爱慕,明里暗里帮助亚琴成立了家政服务公司,并选择同罗子君分手,和亚琴长厢厮守。

赶紧加一下微信,看能不能通过。 陈俊生到后面的表现还是很老实巴交的一个男人 (•̤̀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不知道大家感觉到没有,整部电视剧最受伤害的就是B&T了,先走了贺涵,又走了唐晶,再加上薇薇安离开、菲尔被算计等事件,中间客户又被挖了一次又一次....

觉得唐晶和子君都不适合贺涵,最适合贺涵的是樊胜美,她家闲事多,正好贺涵爱管闲事,她家缺钱,正好贺涵会赚钱,她想在上海有房子,贺涵有个超级大的……绝配。让《欢乐颂》和《我的前半生》一起拍个《欢乐后半生》吧,完美!

最后没有直接把罗子君和贺涵安排在一起,还算编剧有良心。。虽然安排俩人都在深圳,而且剧情潜台词是迟早会重逢。

本剧最佳人物应该是陈俊生无误了。人物丰满真实,雷佳音老师演技在线。最后废白光/怂俊生/装贺涵,这三人喝酒的戏,是我认为全局最大的亮点。

所有CP均已崩,反观前面剧情,我发现陈俊生对贺涵才是真爱!而且陈俊生也是最贴近生活的人设。我要站贺陈CP了!!搞基万岁!

看完36/37预告,这破片儿已经彻底崩坏了。。看下去只是为了陪老婆了。。。233333

贺涵一开始帮助罗子君,主要是因为两点,第一是因为唐晶的关系,第二是因为好为人师的性格。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试想,你女朋友出差1年,托付刚离婚的闺蜜给你照顾。正常三观的人肯定会尽量帮忙,但也会考虑保持距离和避嫌。比如一些事情,可以选择不诉不理的原则。被叫到了就尽力帮忙,不被叫到绝不主动出手。

结果这个编剧偏要安排各种在罗子君和贺涵在的时候,接各种应急电话,不是孩子病了,就是妹妹出事儿,再不就是妹夫要砸店。这你让贺涵怎么办?以贺涵的绅士的装逼人设,有可能一走了之么?只能帮忙啊!

中年离异带孩子,10年没工作的罗子君。。。就算按原著里有着惊为天人的美貌,在现实生活中顶多也就是瞬间找到下家接盘而已。要说重返职场,简直难上加难。

结果按照电视剧的叙事速度,从罗子君离婚时手不沾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到30集的时候在普通咨询公司中占有一席之地,并且还被严苛的女上司极其喜欢,我看应该也就1年多一点。(平儿才过了一次生日)

这特么就是一个1级小号,开了一个叫贺涵的外挂,直接raid满级副本,还开了全程双倍经验啊!

按照之前罗子君的说法,目前辰星二把手的陈俊生,年薪是150万。那么以此类推,贺涵的收入是什么水平,大家可以想象。

那么很可能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的贺涵,上海顶级咨询公司至少合伙人水平的贺涵。。。在30集中,放下可能会对公司造成极大损失的人事问题不处理,留下了也接到求助电话,但是一天只能尬聊跟梢的孩子他亲爸爸陈俊生不用,非要亲自驱车来回4小时去杭州过生日。而且还仅仅因为孩子的挽留就在杭州一直等到罗子君下班才走。。。。

毕竟,我现在看下去的动力也就只剩下珍珠大保健CP和洛洛老卓CP了。。。。。

4.男主是想当女二她爸还是咋滴,老说自己管不住她了?要你管!mmp,谈恋爱就谈恋爱,好好说话说清楚不行,四十岁的人谈个恋爱含蓄得像tm含羞草。

5.男主的理智是喂了狗吗,下属儿子过生日,女主打电话来,自己有不可舍下的工作要干,为啥不告诉下属:你儿子过生日你去陪他吧,反而瞒着孩子他爹自己出去当大好人,甩锅给下属,锅破,还没接住,坑货啊!之前你还跟下属说要多关心儿子呢?儿子需要亲爹胜过男主吧。。。男主是想白捞一个儿子吗?

6.男主对女二撒谎了,女二负气,随后男主弥补女二一个案子,并以此测试女二,女二没经受住考验,男主借此提分手,哔了狗了,你TM是给LZ下套啊,要是经受住考验了呢,就问你脸红不脸红!感情里啊,愿意付出就付出,不愿意就拉倒,一试探就没意思了啊!

7.女二要强得不得了,内心却十足的小女人,渴望温暖渴望对方主动,男主成了她内心的执念,傻不傻,所有分手的理由都是不够爱啊,还在里面转圈圈!

8.,剧里许娣老师演的是真好,为女儿出头、处处关心,希望女儿嫁个好对象,这都是身为母亲的正常想法。可是当妈妈的为什么不鼓励自己的孩子直面现实、努力成长成一颗大树呢?现实生活中超级多的妈妈教育女儿找个好对象,要求未来女婿有车有房有存款,这个剧也在表现这种现实,甚至有一面倒赞扬的声音,这让人觉得危险,是不是女性都应该有个心理暗示:我应该嫁个这样稳妥的男人。男性的心理压力也会巨大吧。我妈妈也是单亲妈妈,也是带大我和我姐姐俩孩子,我妈给我说:谈恋爱不要要求别人买车买房有多少钱,关键是你和他志趣相投旗鼓相当。这样一想,我妈应该是绝佳丈母娘了。。。

9.如果我闺蜜明知我深爱前男友还跟他好上了,我会怎样?或者说我基友明知我深爱着前女友还跟她好了,我会如何?站男主立场,我和前女友风雨十年,然后爱上了她闺蜜?这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晓得是什么感受,所以唱男女主cp的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号称女性励志大片,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我的前半生靠老公,后半生靠闺蜜老公

我是一个没事儿想看看电视剧的小P民而已,平时也爱当一发弹幕,用我自己保守的思想来乱点评一番。这个电视剧呀,开始很喜欢,是因为演员的表演挺不错的,尤其是子君面对离婚的时候的成长(女生都应该挺爱看的),还有袁泉和老干部的颜和二者在爱情中的含蓄与较量让人欲罢不能。30集宣布弃剧,单纯地无法接受该剧主角的所作所为,三观不和而已。

1. 首先,30集的时候罗子君和贺涵之间的微妙情感已经就差捅破窗户纸了。从二人的行为举止来看,他们已经在30集保持了一个实质上你情我愿暧昧的关系。老司机贺涵从剧情开始拒载子君,让她自己提前做好准备到30集带着外挂的子君从苏曼殊公司出来,贺涵刚刚好在楼下的出现,子君也一下子溜进车子里,二人一起去老卓那儿。贺涵也从人生导师般的“授人以渔”变成了供养式的“授人以鱼”了。

滂沱大雨那场戏的时候,子君已经彻底爱上贺涵,并且对他有了期待。那场戏挺感人的,是个女生都期待,配乐也挺应景。现在后知后觉,那就是二人情感发展的高潮。其实当时贺涵的行为,还没那么过分,你也可以理解成江湖救急,正常情况下一个稍微好些的朋友或许都可以做到。但就是二人的情愫渐生,才显得暧昧不已。如果是歌词就是子君的心理的话,那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30集的贺涵对于罗子君的爱已经明显得不能在明显了(之前也有很多细节,说明他帮助罗子君已经不仅仅是因为唐晶了),为了给平儿过生日,放了约好了人的鸽子,留下平儿的父亲收拾烂摊子。咦,职场精英贺涵的专业性呢?如果说29、30他俩实质上的感情已经有了,那二人当面的对峙(我只是看了截图)从形式上确认了二人的相爱。贺涵告白子君,子君拒绝,但是说了我爱你。Bingo,配对成功

2. 然后,个人认为他们俩不应该相爱,原因很简单,伤害了唐晶。有一个人跟我说,很多事情不能只看应该不应该,还要看能不能。我正好想倒过来,有些事情不仅是能不能,还得看应该不应该。

这一点主要站在唐晶的立场。贺涵喜欢帮罗子君,他的帮助在罗子君身上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罗子君喜欢被贺涵帮,只要贺涵动手,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一来一往就情感愈加浓厚,成为了“爱情”。这种爱情在正常情况下(他不是唐晶男朋友,她不是被唐晶帮助的闺蜜),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没有人能说是道非。事实偏偏不是这样。贺涵与唐晶的爱情,我并不能从细节中看出来,但是如果真的是因为唐晶比贺涵强了,贺涵接受不了,他不爱了,我可以理解;但唐晶不在乎谁强谁不强,或许是她在贺涵的训练下,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对待贺涵,是应该按照老师的要求完成好任务,还是应该照顾男友的面子,不跟男友抢case。唐晶还没有想清楚呢,正在她逐渐发生转变的过程中,开始知道工作不是那么重要,有时候要放下面子的情况下,贺涵跑了!如果说唐晶没有把握住机会,贺涵跑了,那跑就跑吧。但是罗子君不应该啊。根据剧情,唐晶对于她的帮助有再造之功,但是她就是这么回报唐晶的?小白兔似的接受贺涵的帮助,一次次小白兔似的给贺涵打电话求助,造成了贺涵越陷越深。贺涵本来可能是由于接受了不同的女人,一时新奇,但是罗子君的那些话“我爱你,我们不能在一起”之类的不是更加强化了他们俩的感情么!

这世界上被劈腿很惨,更惨的是,被你最信任的好朋友劈腿,一下子被两个人同时背叛,这个人以后应该会很难再去相信谁。子君深知这些道理,可她还是理所当然的接受着贺涵的爱,让贺涵越陷越深,有一个老师今天跟我辩解说,是因为罗子君只有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其实,稻草不是只有一根,而是这根在形式上最好抓而已,可是子君,这跟稻草是长在你好朋友唐晶心上的.

3. 最后,子君和贺涵的爱情是可以避免的。所有的关系的推进都是在一来一往中逐渐升温的,可如果只有来,没有往,也没办法发生。

这一切是可以预防的,关键在于有人把握住了底线。如果子君的出发点是我爱我的朋友,我要保护她,那她从一开始就不要接受那么多帮助,就不要走那么近。即使真的爱上他,也不要说出来,不要让他知道。罗子君可以爱上贺涵,这个任谁都爱上的男子,但是她不能与他相爱。她没有权利跟贺涵说“这世界上我最不能爱上的人就是你”,压根没有权利跟贺涵说“我爱你”,“但我们不能在一起。”要强的贺涵,会接受这种安排么,只会更怜惜她吧。纵使她是无心的,不是故意要装出来的,但这和00做的事情起码在形式上没有什么区别。评论中有人详细的分析了00和子君的不同,但是影响相同,都会让眼前的男生更爱她。一个不是很恰当的比喻就是一个是故意杀人,一个是过失杀人,虽然对于犯罪主体在量刑上有差别,但是对于被害人的伤害都一样。00让俊生离开了子君,而子君让贺涵再也不能接受唐晶。

如果子君是从个人幸福的角度出发,那我也便没的说了,就像贺涵告诉她的,“当一扇大门打开的时候,不是去问是谁帮你打开的,而是走进去”,她也别管谁让她认识贺涵的,他的身份是什么,唐晶爱不爱贺涵,直接相爱吧,毕竟在某些人眼里爱情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罗子君的妈妈有人说她可爱,但是这集我实在爱不起来她,唐晶对于罗子君是重生般的帮助,而罗子君妈妈不应该不知道这一点,怎么还能去调侃让自己的女儿去“争取”贺涵,为了你们一家人的私欲,其他人的利益情感全部刨除在外,您可真棒。贺涵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感情,罗子君的妈妈、罗子君的儿子都是帮凶,而罗子君本人的选择了鸵鸟般的接受,因为她享受,她乐在其中,她不想醒。

果然被称为道德圣人了,好难过,不过道德一词用词不准,感谢拍砖,准确地说,我不认为爱情可以凌驾于其他的社会关系之上,它也只是一种亲密关系而已,能不能建立得看天时地利人和。谁让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单偶制社会为主体的社会呢!

顺便讽刺一把那个婆媳落水难题,为什么有些人会期待老公将你们的关系悬置于母子关系之上,你期待你儿子以后也这样想?

PS:爱情不爱情的,谁懂啊!我就知道喜欢一个人,就是想跟他待在一起,听他说话,看他,不排斥身体接触,就酱。

除了凌玲,所有理直气壮的索取和高攀都利用了性别的优势——在自己嫌贫爱富嘲笑他人寒酸的同时又一厢情愿的认为男方的优秀和对女方的供养都是理所应当的。

而真正在男女关系上势均力敌的罗子群和白光,理发店总监,唐晶与贺涵却是鸡飞蛋打、不得善终。

最好有个年薪大几百万长得又好看的男人,每天毛事儿不干,三番四次帮我做简历、找工作、托关系,去公司看我,教我职场为我撑腰,肯为我花销,肯为我妹妹打架,上班时间能陪我儿子过生日,开车接送我妈去会老头。带我装逼带我飞,飞完还替我敲背问我累不累,这才是完美的爱情。

看到第十七集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贺涵应该是喜欢玩养成。在整部剧中,他对于周围朋友示好的方式,就是在适当的时候给予重要的提点。在前几集中,有提到过,唐晶在十年前,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硕士生,可以说这十年贺涵和唐晶亦师亦友,是贺涵一手将唐晶培养成了现在的样子,其中有一场在酱子的戏,贺函恭喜唐晶出师。其实,出师了,也就是他们姻缘的结束,这种男方对强势女方无微不至的提点,实际上就是贺涵和唐晶一切悲喜剧的根源。

唐晶是一个善于学习,智力超凡,又很有事业野心的女人,对于外界给予她的提点,能够很快的转化为自己的技能。而贺涵这个人设,我发现他对于事物之间的广泛联系有很深刻的认识,善于总结经验,这也意味着他能把有限的人生阅历灵活应用到无限的生活场景中,与人交际的分寸感和敏感度都很强。贺涵在指点唐晶的时候,实际上是在把自己走过的路,走对的走错的,成功的失败的阅历,总结成精华,统统传授给了唐晶。这也因此使唐晶能够在短短十年间,坐上火箭一般快速晋升,到如今已经很接近贺涵合伙人的级别,可以说再做成些大案子,可能两人就要平起平坐了。其实对于男性而言,总会有一些男子情结想给予女方事业和生活上的一些帮助,但当两个人的进步速度不一致的时候,速度快的那一方一定会抛下速度慢的,去追求更高的枝丫。这句话是剧里对罗子君说的,但实际上也是对于贺涵和唐晶两人关系的批语。其实这就是问题的核心,贺涵是自己在摸索前进道路,必然不能走的特别快,会有成功有挫折,跟唐晶这样有人带路趋吉避凶比起来,自然进步速度上就打了折扣。实际上在两个人不断拉近职位的过程中,贺涵在唐晶心里的位置也就开始慢慢滑落为凡人,在唐晶“出师”的这一刻,其实也就意味着贺涵能再提点唐晶的已经不多,在两人的关系里,凭借贺涵的力量,再也没有太多余力帮助唐晶进步了。

在第十七集里,唐晶和陈俊生在一起出门走路等电梯的时候,唐晶对陈俊生说(大意):“看来在走下坡路啊,你跟凌玲是这样,你跟贺涵也一样。你现在觉得他是男神,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他跟你想象的并不一样。”然而平时忍气吞声的陈俊生竟然马上怼了回去,当然这是后话。其实这也是借这个咨询案子,剧里说了真正唐晶想说的,在她心里,现在职位上相距不远的贺涵,已经跟那个一路可以提点她的贺涵,不一样了。

其实这个剧也告诉男性观众们,在自己还没有彻底身处安全位置的时候,不要试图去强行的改变他人的人生轨迹。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的命格,强行为别人逆天改命,终究是容易自己反受其噬。如果一个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在没有另一个人帮助下不能顺利得到一些进步,那么太多的帮助,反倒最后会使两人成为斗米恩升米仇的陌路人。就如唐晶也会认为虽然贺涵的提点很重要,但是自己的努力更重要一样,唐晶是不会那么感谢贺涵的,甚至会怨恨贺涵,可能没有贺涵这样的外力,自己生活里的一些苦恼,也许就不会存在了。这些痛苦的存在,可能本身就是贺涵为唐晶提升发展轨迹导致的负面的那一部分。两个人的感情和性格到了这个地步,实际上也就没有了什么调和的余地。

其实在看这个剧的时候,我常常有种自己生活里遇到的事居然在大屏幕里出现了的那种让人惊讶的魔幻现实主义感。我最好的一个同学W,他之前和前女友的关系,简直就是贺涵和唐晶的一万倍弱化翻版。当然W没有贺涵这么多的丰富的资历和资源,跟我一样只是一个还有点小聪明的博士生,但是相对比他小好几岁的女朋友而言,还是能指点和帮助她许多地方。W指点女友在大学里如何步步为营用成绩换小奖,小奖换大奖,用大奖换项目,用项目和履历换更卓越的顶级奖和荣誉,一步一步怎么上升能尽量多的利用学院的所有资源。他帮女朋友做课程报告,指导她撰写英文论文,帮助她申奖申项目,几乎W女友学生时代所有的课程作业、报告和文案材料都经过W的手,几乎每一门专业课W都参与过。W跟我说,曾经在他电脑里有一个文件夹,女友每个学期每个课程的所有需要参与评定最终成绩的报告作业他几乎都参与完成过,好些甚至是W直接操刀的。作为一个博士生,说实话,指导一个同专业的本科生如何进步实在是有太多办法了。当然,W女友也很聪明,如同这部剧里的唐晶一样有野心有能力。最后临近毕业时,几乎她已经拿到了这所名校一个本科生能拿到的所有荣誉,以及奖学金和各种项目资助,加起来可能能有十万多。我记得有一天,W突然很沉重的跟我打电话,那种虚弱的声音是我这些年从未听过的。他说这是他女友大四最后一个学期最后一次期末考试的第二天,她突然跟W说的话,我听后至今记忆犹新:“你会的技能和经验我都学的差不多了,你也没有更多的能让我学习,能提点我的了。我要跟另外一个人走了,他能帮助我更多,让我学到更多的东西。这些年你指点了我很多,却也压制了我很多,我不想什么都听你的了,我想拼命逃离这种生活。”而距离这天的一个周前,她还频繁的让W帮她完成各种报告,甚至有的时候W搞不完,还要我帮忙打打边角,帮助她在各个专业课,选修课上取得好的成绩。一些课程论文W几易其稿,搁下手头马上要投稿的研究优先帮她做,搞到深夜很晚,我听他说了都很吃惊,心想我去还有这种操作?结局如此,也的确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早也应该知道如此,读博本身就是一个进展缓慢的事情,在这几年中,W各方面进步的速度的确不像从前那么快了,而且学术研究也遇到了瓶颈,吭哧了一年多直到最近半年才算是有所突破。当女方逐渐从一个新手学会了W很多经验和手段的过程,实际上也就是W在她眼中逐渐平凡化的过程,总有出师的那一天,总有翅膀硬的那一天,既然她已经尝到了这种有人提携的甜头,那一天到了,就是分道扬镳去找下一个鸟巢和自由的时候。

但这里其实也并不是说唐晶就是像W君前女友这样的人,相反,唐晶这样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性子,如果真是有一天贺涵的事业出现了暂时的困难甚至大问题,唐晶一定不会不管不顾。在遇到普林斯顿毕业的商业新贵的时候,唐晶也不以为意。他们俩的主要问题还是在于贺涵的主导者人设崩塌之后,两个人相处模式的基石不在了,男方鸵鸟政策,女方步步紧逼,而并非是在贺涵已经无力指导之后,唐晶心生厌恶另攀高枝。这也是我目前觉得这部戏里略有遗憾的地方,贺涵和唐晶的人设多少有些阳春白雪,在上海有好车好房高薪,基本上没有物质的后顾之忧,所以到最后两个人冲突也只是生活位置从男强女弱到男女近似的新常态的极度不适应所导致。可惜在真实生活中,还有太多的欲望和诱惑,金钱,车房,更大的世界,有太多的理由让弱势方在被提点着进步完毕后,急切的渴望想更优裕的生活品质和更享受的生活节奏,抛下旧人,寻求更强力更适合的援助,这中间就有太多的悲喜剧,令人唏嘘扼腕了。评论区里也提到了很多这种培养模式在真实生活里的结局,这种生活的烟火气,有时候也的确把人熏的清醒很多。

人总是能在喜欢的文艺作品中看到很多自己生活里和周围人的影子,这其实也是一种人择理论,喜欢一个情节,必然是因为它能触动人心里某些地方,甚至一些回忆。看到贺涵如此这样喜欢用提点的这种方式去帮助女方,突然间心里就有点好笑,原来曾经的W也不是那么孤独看来,这个好消息我得赶紧告诉他( ̄▽ ̄)~*。当然W也挺倒霉的,我之前也常常安慰他,你一青年才俊还愁没了下家不成。而且这也是个挺极端的例子,似乎贺涵也不至于投入的这么毫无保留,唐晶也不至于这么狠心,有时想想如此说来似乎生活好像比电视剧还更戏剧性一些(老W你要是看见了你可别抽我哈哈)。但其实常言说的也有道理,人各有命,富贵在天,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格局,如果本来似乎就不太相符,强行帮助别人更改,似乎结局也就是早早注定了的。谁说自己养成的就一定是合适的呢?其实说到底,还是两个人三观,能力,性格本来就比较匹配,在一起才能得到比较享受的感情,一方为一方付出太多,改变自己太多,终究不能长久,只能落得一身寂寞。

说来这种男女关系里的互相帮助和进步,本来还是让人很向往的。但就如同这世间万物的规律一般,一旦失了分寸,变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情感关系也就有了太多利益纠葛的味道。贺涵和唐晶两个人,手下在一起挖来挖去,案子在一起挤来挤去,如果还能不心生龃龉,才是奇怪的事情。其实说到底,两人人的关系走到这一步里还是贺涵的责任,他作为两个人关系在中前期的主导者,没有为两个人的感情挖好护城河,让唐晶太深太过的介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其实从这个时候起,两个人的关系就开始掺杂起太多的利益杂质,以后还怎么能生活纯粹呢?

其实男女之间相互帮扶,本身没有大的问题,核心还是一定不能失了分寸,不能一方对另一方的侵蚀太过严重。而且这种模式也要看人的品性,如果一方是很有能力和野心的人,比如唐晶,这样的鱼就必然不可能被贺涵养在自己的池塘里,三拳打死老师傅的事情就迟早会发生。

目前而言,我是比较看好贺涵和罗子君这一对的,抛开是不是抢了闺蜜男友的事情先不说,罗子君的性格,能力和处境,先天比较适合贺涵这一类指导型的男友。罗子君性子温软,做了十年的家庭主妇的生活让她突然出现在工作里如同没有獠牙的动物,太需要一个人对她有所帮助了。而她又其实对事业没有那么高的追求,能维持自己的生活和孩子的教育,就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状态。这就是罗子君跟唐晶的区别——她对于自己的功成名就没有那么强的企图心,这也就意味着她在到达一定的生活舒适度以后,就不再会有强的动力继续玩命突破下去,毕竟支撑她的动力是生活本身,而不是事业成就。这就是罗子君自己不知不觉中为她和贺涵设下的护城河,接受指点,却又不会进步到威胁贺涵本身,给彼此都留下了很多的安全感和自我实现感。罗子君通过小进步找到了肯定自己价值的兴奋感,贺涵也在他的新的养成游戏里找到一个可以实现控制欲望却又没有威胁的满足感,这对于他们二人而言都是一种安全感的获得。毕竟十年的工作,阅历的差别,让罗子君永远也不可能再追上唐晶的积累,对于贺涵而言,罗子君因为他而带来的进步就永远都是可控的,再也不会有那种被女方咄咄逼人的进步威胁的忐忑感受。

我感觉贺涵应该是一种控制型人格,是一种隐藏在温润外表和仪态下的强力男子主义风格,在性格深处,贺涵是有坚持的,对于开始频繁反抗自己的女性,这种脱离掌控感的境况就令他感到不适,也许这可能跟他的成长环境有关。他曾经不止一次对唐晶说过“我管不了你了”,“你也不听我的了”或者类似的表达,比如在17集里唐晶生病的时候,贺涵看到唐晶把办公室搬到了家里,其实他是很不悦的,不仅这样唐晶是在作贱自己的身体,更是她用一种暗度陈仓的方式在反抗贺涵的权威,让贺涵感到一种侵犯感。作为一个四十上下的男性,贺涵各方面的人生观和行事方式已经比较固定了,让他去改变自己这种思维方式,已经不太可能。而唐晶的这种强势的作风,自然也是在职场浸润已久,已经自成风格,不会变动。能变的只有罗子君,其实从家庭里生活了十年的她,那种职业和行为上的可塑性,跟十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她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对于贺涵而言,罗子君就是一个在家庭这个冰箱里冷藏了十年的应届毕业生,对于怎么调教新人,贺涵太了解了,他也享受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也能得到一种满足感。而罗子君的这种相对的进步又相对的温软,就是她的性格和阅历里给贺涵最好的物理分寸感。

看了20-21集的预告片,里面提到唐晶要调职去香港待一年,再回来就是合伙人了,而贺涵现在正是坐在合伙人的位置。这意味着,奋斗了十余年,唐晶终于在贺涵的提携下,可以在职位上跟贺涵平起平坐了,其实从我的角度看来,坐上合伙人的位置,才是唐晶正式出师的那一天,也是从这一天开始,两个人相处的基石彻底崩塌。十年来,指点和学习,提携和被提携,一直是贺涵和唐晶两人关系的核心,无论怎么竞争,怎么有利益冲突,贺涵都在职业发展上领先着唐晶至少一个身位,这个成就上的距离,就是两个人关系安全的保证。在唐晶成为合伙人的那个时刻开始,十年的男神贺涵,也就终于成为了身边的一个老资格的平级同事,再也不是高高在上光环熠熠的导师,这对于他们二人来说,恐怕从内心深处,都是会感觉有些异样和不适。从这个时候起,指导型男友的贺涵,再对唐晶的工作生活指指点点的时候,恐怕他自己也会觉得有些尴尬了,再相处下去,强势的唐晶注定会觉得束缚太多,你一个平级老干部凭什么管我?贺涵也会觉得十年以来的那种指导的成就感,再也无法触及。对于两个人而言,这种态势都是尴尬的。也许对于贺涵,当他指导唐晶晋升为合伙人之后,自然会欣喜,但其实内心深处也有种不安和怅然若失吧。就像自己的一个宠物,培养了十年,终于要放生了。

相对于贺涵,唐晶是一个在两性关系上有很高感情洁癖的人,对于过去的一些事情耿耿于怀,念念不忘。同时唐晶和贺涵早期关系里这种驱使感和工具感,让她很难对贺涵有毫无保留的信任,更难有扎实的安全感,在两人一次又一次的工作利益冲突后,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更像是贺涵事业和生活中的一个全职合伙人而不是被爱的女友,这也是唐晶总在说“你根本没那么爱我”的核心原因。这种不信任和忐忑起源于工作中,慢慢浸润生活细节,让两个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像大众情侣那般,是从彼此相信接纳后才在一起,有完整的信任基石。相比而言他们二人这种模式有先天不足,是在漫漫的岁月里逐步培养信任,但是这种信任又在一次一次的利益纠葛中不能发育完全,于是两个人在工作中都互相留一手有所防备,这种警惕感也潜移默化的在生活里生根发芽。这实际上也造成了唐晶在事业上逐渐摆脱了早期对贺涵的依附以后,很多曾经的不美满就开始成为心头钢针,也会开始渐渐的用一种混合了愠怒、警惕、不舍、不安、不甘的复杂情感去看待贺涵。但在这种复杂情感里,随着两个人职位的逐渐接近,唯独当年对贺涵的倾慕逐渐淡化,甚至会有意回避这种情感。曾经作为实习生紧紧依附着贺涵的唐晶,太有一种不安全感了,她太想在两个人关系里占据相对主动甚至控制的位置,把两人的感情紧紧抓在自己手里,摆脱这种持续了十年的如履薄冰的感觉。其实这也是贺涵对唐晶教育的结果,他本身自己就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剧中借罗子君的口,也提及过多次。正如同恶婆婆都是从小媳妇来的,父母经常吵架的家庭长大的孩子也往往说话伤人脾气古怪暴躁一样,人痛恨一种环境,最痛恨一种言行,但往往却是潜移默化的把它学的最好,用的最狠,继承的最完全,古语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在描述这种古怪的轮回。在唐晶和贺涵的关系里,贺涵用自己的控制性人格,培养的了唐晶,在这个过程里,不仅传授了自己的工作知识,也把自己的很多人生观价值观都夹带着传给了她。可以说在唐晶刚刚进入这个社会的时候,是贺涵一手培育了她的很多处事方式和思维习惯。作为结果,唐晶的控制型人格,也在她逐步的升职中越发明显和膨胀起来。在两个人旗鼓相当后,谁来主导两个人的关系?这是个重大命题。贺涵不会交出自己的控制权,这是他的生存生活之道,那么在唐晶还没有足够能力实现跟贺涵平起平坐之前,如何阻挡贺涵的进步并且快速提升自己的职位,就是核心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不是她不在乎贺涵,是她太在乎贺涵。太在乎他,就一定要控制住他,主导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如同贺涵那么在乎唐晶,却又那么想控制唐晶一样。不过剧里第22集罗子君一句批语讲的好:“贺涵,你对于你掌控的了的女人,你不屑于谈婚论嫁;你对于你掌控不了的女人,你不敢谈婚论嫁。”可惜了在他们二人关系的这辆车里,只有一个方向盘。

在20-21集中,看到唐晶非常坚决地要调职去香港,恐怕对她而言,这份升职,这份晋升后对贺涵的平等身份,甚至反过来主导两人的关系的舵把,是她最渴求的。十年的培育,何尝又不是十年的牢笼呢,她接受了十年贺涵的指点,也接受了十年贺涵凌驾在自己之上的压迫感,对于独立强势的她来说,恐怕也是一种解脱。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对她而言,这种潜意识里极度渴望的终点和自由,可能好些时候,让她也会觉得自己的言行就像被本能驱动一样。就像她在这集里自己说的:“如果得不到爱情,有很多的金钱也很好。”这句话如果翻译一下,恐怕就是:“如果得不到贺涵100%的纯粹爱情,跟他旗鼓相当也是一件能让我愉悦的事儿”。马斯洛需求层次里所说的“自我实现”,恐怕即是如此。



相关阅读:平博官方网址
相关动态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i